政治家约翰,世界上下五千年

这支仅有22人的小队伍,以无畏的精神勇猛地扑向哈泼斯,仅用了几个小时,他们便俘虏了全部驻军,控制了整个城镇,还擒获了当地的几个庄园主,派人把庄园里的黑奴都解放了出来。这时,闻讯赶来的军队包围了他们。布朗和战士们被困在军火库里。尽管敌人的力量很强大,约翰·布朗只有22个人,但他们不畏强暴,与对方展开了生死搏斗。经过两天一夜的激战,大部分起义战士壮烈牺牲了,其中包括布朗的四个儿子。布朗依旧没有屈服,他镇定地站在一个死去的儿子身边,一只手紧握另一个即将死去的儿子的手,一只手还在拿枪向敌人射击。最后他身负重伤被俘。

《美国的崛起》中的关于约翰·布朗起义的论述,载第九章19世纪上半期美国的经济和政治改革,第二节围绕奴隶制问题的限制与反限制斗争《约翰·布朗起义》子目(第287-289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其主要内容如下:在反对奴隶制起义中,影响最大的是约翰·布朗起义。1858年5月8日,他在加拿大的安东尼奥省查塔姆召开祕密会议,有30多人参加,会上成立了以他为总司令的白人、黑人联合反对奴隶制的战斗组织,通过了废除奴隶制的《合众国人民临时宪法和命令》,并拟定了发动努力创造奴隶总起义的计划。1859年7月3日,布朗到达准备起义地点弗吉尼亚杰斐逊城附近的哈帕斯渡口,建立起义总指挥部。1958年10月16日夜,布朗率领21名白人和黑人起义,其中有他的5个儿子和5名黑人,目标是袭击哈帕斯渡口,占领了拥有10万以上强制的军火库,逮捕了种植园主和乔治·华盛顿的曾侄孙刘易斯·华盛顿上校,解放了附近的奴隶,准备进入弗吉尼亚山区建立自由人共和国。10月17日,罗伯特·李上校指挥一枝海军陆战队包围了起义部队。约翰·布朗身负重伤,弹尽粮绝,坚持作战,18日被俘,10人被害,其中有他的两个儿子。10月25日–11月2日,约翰·布朗在弗吉尼亚查尔斯受审,废奴派多方设法帮他越狱,均遭布朗拒绝。布朗托人转告他的战友说,他的死是会对于自由事业更有用途的。希望自个的行动能永远活在青年们的回忆里。

  “你是疯子!”

www.649net,「你的目的是什么?」

大部分历史学家对他持肯定态度,包括作家爱默生及梭罗均称赞约翰·布朗。但不赞同暴力做法的人则以为他是邪恶的化身:是一个杀人犯和疯子,甚至有人以为他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恐怖分子。

  “你的目的是什么?”

1859年,约翰·布朗来到弗吉尼亚州,他决定在这里举行武装起义,起义军要进攻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弗吉尼亚西部的哈泼斯渡口。因为这里位于马里兰州同弗吉尼亚州的交界处,又是波托马克河和申南多亚河的汇合处,周围是群山、沼泽和丛林,地势十分险要,是南北交通要道。而且,那里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军火库,一旦夺到手便可把奴隶武装起来。他计划夺取哈泼斯渡口进入山区开展游击战,然后举行更大规模的武装起义,彻底推翻奴隶制。

人物影响

  废奴主义者还建立“地下铁路”,也就是秘密通道,象乘坐“火车”一样,把黑奴从南方蓄奴州分段护送到北方的自由州或转送到加拿大。

「我以为你们才是疯子,你们南方人竭立维护这种野蛮残忍的蓄奴制,还相信它会永远存在下去这才是真正的疯子。」最后,约翰·布朗被判死刑,罪名是「杀人叛国,煽动黑奴叛乱。」

1859年12月2日,布朗英勇就义。

  “我认为你们才是疯子,你们南方人竭立维护这种野蛮残忍的蓄奴制,还相信它会永远存在下去这才是真正的疯子。”最后,约翰·布朗被判死刑,罪名是“杀人叛国,煽动黑奴叛乱。”

审讯

1859年发生的约翰·布朗起义,是美国人民群众试图用武装斗争消灭黑人奴隶制的一次英勇尝试。约翰·布朗是这壹次起义领导人,故名。1800年,布朗出生于康涅狄格州一个白人农民家庭。其父为废奴主义者,布朗从小受反奴隶制思想的薰陶。1856年曾参加堪萨斯内战,赢得胜利。1859年他领导美国人民在哈伯斯费里举行武装起义,要求废除奴隶制,并逮捕一些种植园主,解放了非常多奴隶。他的起义最后被镇压,他被逮捕并杀害。

  约翰·布朗虽然牺牲了,他的精神却鼓舞了更多的人,他们纷纷加入斗争的队伍,解放黑奴的呼声传遍美国的每个角落,不久,两种制度的决战——美国南北战争终于爆发了。

约翰·布朗为黑奴自由解放英勇斗争的故事,促进了美国废奴力量的团结,把全国的非奴运动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在约翰·布朗就义后,马克思指出:「据我的意见,今天世界上正在发生的最大事情,一方面是美国约翰·布朗之死而开始的奴隶运动,另一部分是俄国的农奴运动……」

他生活的年代,美国南部各州实施奴隶制,他是一个农民出生的废奴主义者。他年轻时,曾做过俏皮匠和经营过牧羊业,目击过奴隶起义及奴隶主的残酷镇压,决心为消灭这种不合理的制度而斗争。后来,他组织了废奴运动团体,帮助非常多黑奴逃出黑暗的种植园。1854-1856年,他参加了堪萨斯州法奴隶主的武装斗争。1859年,为了唤起各蓄奴州的奴隶起义,在10月16日夜晚,五十九岁的布朗率领着二十二个白人和黑人组成的队伍,进攻弗吉尼亚州的哈帕尔斯渡口,迅速占领了政府的军火库。次日黎明,惊慌的种植场奴隶主赶快集合了队伍,包围了军火库。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经过两昼夜的血战,起义者大部分牺牲,布朗的两个儿子也战死在他身旁。最后只剩下四个人,担任继续战斗,晓得弹尽粮绝,才负伤被俘。同年12月,布朗被判处死刑,在就义前,他写下遗书:「我,约翰·布朗,现今坚信只有用鲜血才能洗清这个有罪国土的罪恶。曾经我自认为–正如我现今也之心妄想的一样–或许不用流许多的血就可以洗清他的罪恶。」

  1859年12月2日,约翰·布朗在临赴绞刑架之前,挥笔留下了最后的遗言:“我,约翰·布朗,现在坚信只有用鲜血才能清洗这个有罪的国土的罪恶。过去我自以为不需要流很多血就可以做到一点,现在我认为这种想法是不现实的。”约翰·布朗为黑人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在他英勇就义的时刻,北方各州统统下半旗,高大建筑物上饰以黑色装置,教堂鸣钟致哀。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