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考古项目入围,新疆布尔津县博拉提三号墓群

 
发掘单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于建军 

三考古项目入围“中国重要考古发现”

www.649net 1

   
布尔津县位于祖国西北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阿尔泰山南麓,准噶尔盆地以北,额尔齐斯河河畔,其北部和东北部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接壤,县境内有古代墓地65处,类别有石堆墓、土堆墓、石圈石堆墓、石圈土堆墓、石围墓、石板墓等,根据墓葬附属遗存的情况,又有石人石堆墓、列石石堆墓等;墓葬封堆大小不一,最大的直径约百米。
 
  
   
2011年—2012年,为配合新疆布尔津县也拉曼定居兴牧水利工程建设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也拉曼定居兴牧水利工程涉及的也拉曼墓群进行了抢救性发掘。也拉曼墓群由喀拉塔斯墓地,博拉提一、三号、四号墓群,库木达依力克墓群组成,其中博拉提三号墓群共清理发掘墓葬46座,出土文物有石器、陶器、铜器、铁器、骨器等,约60件。
  

www.649net,分别是若羌米兰遗址、吐鲁番胜金口石窟、布尔津博拉提三号墓群

www.649net 2

   
博拉提三号墓群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窝依莫克乡博拉提村西南,墓群西南有正在修建的水库,东部、南部垦有农田,再向南有简易乡村公路,北靠阿尔泰山支脉博拉提山,共发掘墓葬46座,有竖穴石棺墓、石板石棺墓、竖穴土坑墓、竖穴偏室墓、带墓道的竖穴土坑墓,出土有陶器、铜器、石器、骨器、铁器等,约60件。

本报讯若羌米兰遗址、吐鲁番胜金口石窟、布尔津博拉提三号墓群三个考古发掘项目入围2012年度“中国重要考古发现”。

新闻报道记者张迎春

  
   
其中石板石棺墓M18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该墓位于墓群西部,土封堆略呈较低矮的覆斗形,平面长方形,表面覆盖稀疏荒草,封堆顶部较平坦,北部及西部各有一以石板围成的石框。

25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于志勇介绍,今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共主持考古发掘项目20余项。经国家文物局组织评选,若羌米兰遗址、吐鲁番胜金口石窟、布尔津博拉提三号墓群三个项目入选年度“中国重要考古发现”。

这是解放以来,哈巴河县第一次系统的抢救性考古发掘——东塔勒德水库涉及的61座墓葬,一共考古发掘出土了300多件黄金饰品,其数量和重量均为阿勒泰地区历史上最多,其黄金冶炼技术填补了新疆冶金史的空白。

  
   
北部石框长约80、宽约60、深约70厘米,所填沙土黄褐色,夹杂石块,底部石块较多,可能是原来石框的盖板风化粉碎后,掉入石框内。底部有零星碎人骨痕迹,东南角有一素面橄榄形石罐。构成石框的石板内壁下部多有红色涂画痕迹,具体图案模糊不清。
  

在米兰遗址中,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保存完好的民居和各类文物260余件,而在胜金口石窟里也发掘了该石窟中唯一一座有造像的洞窟,还有博拉提三号墓群中,49年以来首次完整发掘的切木尔切克文化类型的石板墓。

肥硕的羊、雄健的豹、憨态的野猪,一个个体态优美、筋肉强健、鬃毛飘动、表情丰富,一派富丽堂皇的瑞兽景象。还有指环,一串串金箔片饰品,呈圆、三角等不同形状,做工极为精美。如果不是将这些实物放在眼前,简直不敢相信,很早以前,生活在哈巴河境内的先民们,竟然能使用这么多的黄金饰品,冶金技术如此之高。

   
西部石框较小,长约60、宽约40、深约60厘米,石板风化严重,所填沙土黄褐色,夹杂石块,底部亦有石块,可能是风化后的石盖板粉碎后跌入。底部不见骨骸痕迹,东北角一长方形石板下面盖有红色颜料,靠近北比中部出土一橄榄形黑色陶罐,口沿下刻有三道弦纹,再向下刻有三角波折线起始的菱形小方格纹饰,制作精细。

“评审组专家会根据各地区上报的考古项目的规范性、考古成果及其价值等因素进行评估”。于志勇说,2012年度“中国重要考古发现”由国家文物局委托文物出版社进行评选,最终结果将于明年年初公布。

9月19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于建军告诉记者,东塔勒德墓群位于哈巴河县加依勒玛乡塔木齐村东塔勒德水库周围多处的山梁上,大部分为石堆墓。当他们打开墓葬时,发现很多墓葬都被扰动过,有的很有可能埋葬不久就被盗扰了,不少人骨和陪葬品变得残缺不全,看不清多大年龄,是男还是女,而那些散落的遗物,却基本保持着原样,没有被氧化。

   
封堆顶部北部石框东侧,发现一长约40、宽约30厘米的石板,掩压一长约30,宽约20厘米的石框,内无遗物。  

此次新疆入选的三处遗址均是今年比较突出的考古发现,如果正式入选,它们将具备角逐“2012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资格。

这处墓葬群地处阿尔泰山前山支脉之间的山梁上,周围有小河流过,分布有羊、马、牛以及骑手等题材的岩画,根据墓葬形式和陪葬品,于建军初步推测,大约距今2000年左右,这里曾经生活着一支游牧部落,在这里留下了足迹。

   
封堆中部发现一红色色橄榄形陶罐,直口平唇,沿下饰纵向波折三角纹,肩部及以下均饰横向波折三角,间有点戳纹、压印纹。陶罐受土沁影响,微呈灰色,陶罐东北侧有素面的石罐残片。

链接

阿勒泰地区水草丰美,资源丰富,自古以来就是欧亚游牧部族长期活动的重要地域,在中国古代文献《周书》中将阿尔泰山称为金山。阿勒泰地区盛产黄金,出土这么多数量的金器,应该不是偶然的。

    封堆下,东西方向各有一较大石棺,均有石盖板。   

米兰古城发现完好民居

于建军认为,之所以有这么多黄金,首先因为当时这里蕴藏着大量的黄金矿藏,先民们依山逐水而居,普遍都喜欢用黄金来装饰自己。其次,由于在较长一段时间内过着安定、富足的生活,手工业得到长足的发展,这次发现的包括金饰件在内的各种遗物做工大多非常精美,展现了当时高超的手工艺,其中主要用来当首饰、各种佩饰以及衣物上的装饰等,大的如半个巴掌,小的如指甲盖,上面的各种动物图案栩栩如生,艺术特征明显。特别是有些金饰件,大小不过几毫米。他说,能够焊接如此小的装饰件,而且造型精巧,技艺繁复,可以由此判断,当时冶金技术相当发达,甚至代表了当时阿勒泰地区冶金技术以及手工业的最高水平。他还推测,这些黄金很有可能就是当地冶炼的。

   
东部石棺以较厚的六块砂岩组成石棺四壁,南、北各一块,东、西壁各二块,西内壁偏南处有一近似于倒扣酒杯的图案,南内壁偏西处有一匹凿刻的马。   

www.649net 3

发掘中,与黄金饰品一起出土的还有玛瑙珠、绿松石、陶罐、铁刀、铜镞、铜箭头等100多件陶器、铁器和铜器以及其装饰品。于建军说,这些墓葬时间跨度较大,初步判断,早的可以上溯到距今3000多年,晚的距今2000年左右。

   
石棺内竖立有两块石板,用来支撑盖板。其中一块上有红色涂抹痕迹;石盖板已碎裂,西南角盖板表面上发现有马牙,石棺底部碎骨较多,估计是埋葬不久就被盗了。墓室与石棺之间填充碎石块,石棺与墓室东南角之间发现有一套石器:两件大小不一的石拍,一件石锤,一件石砧,表面均有红色颜料痕迹,为加工颜料工具。石拍用来拍碎颜料,石锤则进一步砸碎颜料,并在石砧上研磨颜料。经过初步检测,红色颜料主要成分是铁矿石。

清理后的米兰佛塔。

新疆自古就是东西方文化交汇的地方,搞清古代冶金技术的发展,对研究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和发展有着重要意义。据了解,目前,我区考古工作者从距今1000年至2000年的墓葬里,发掘出土了不少铜器、铁器,而金器极少有。这次发掘出土的黄金饰品,对于研究阿勒泰地区冶金史以及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和发展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布尔津出土90座墓葬谜点为新疆前所未有新闻报道记者张迎春汉晋时期,布尔津县境内,曾生活着这样一个部落,他们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族群,有不同的信仰、生活习俗,虽然生活条件极为简陋,却和睦安宁地生活在一起。他们逝后的身体,埋葬在布尔津县窝依莫克乡阿克加尔村、博拉提村、也拉曼村附近的90座墓葬中。9月19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于建军告诉记者,今年6月至7月,为配合当地定居兴牧水利建设,他带领小分队对其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并谈了他们发现的一些遗迹现象。神秘的彩绘工具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