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脱维亚二战老兵为曾效力纳粹德国自豪,以色列议员为什么呼吁其外交部保护前苏联红军纪念碑

怀念纳粹?

图片 1资料图:二战德军

问题:据俄媒报道,以色列议员近期呼吁外交部与他国建立合作,共同打击否认犹太人大屠杀和亵渎红军战士纪念碑等歪曲二战历史的行为。

敌人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永远的朋友?不管怎样,在拉脱维亚,许多人显然是这么想的。无论如何,上周末,纳粹德国党卫军拉脱维亚军团的残余老兵能够不受阻挠地在首都里加游行,纪念阵亡的同胞和1945年后死去的战友。

原标题:德媒:拉脱维亚二战老兵为曾效力纳粹德国自豪
德国《世界报》网站3月18日发表了题为《多亏普京,许多拉脱维亚人为参加过党卫军感到自豪》的报道,编译如下:
怀念纳粹?
敌人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永远的朋友?无论如何,在拉脱维亚,很多人显然是这么想的。不管怎样,上周末,纳粹德国党卫军拉脱维亚军团的残余老兵能够不受阻挠地在首都里加游行,纪念阵亡的同胞和1945年后死去的战友。
这些今天无一例外都在90岁上下的男人曾与德国国防军并肩战斗,一起打击苏联红军。而这足以令许多年轻的拉脱维亚人向他们致敬。这种视角起码会令外国观察家感到疑惑。尽管如此,希特勒的这些热心的拉脱维亚帮手所扮演的角色还是值得详加探究。
1944年3月11日,德国国防军的战报写道:“在东线北部,布尔什维克以获得坦克和战斗机支援的强大部队向涅韦尔西北部、奥斯特罗夫地区、普莱斯考和纳尔瓦附近发起进攻。陆军和党卫军部队以及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的志愿兵部队顽强抵抗,挫败了敌人的突破尝试。”
然而,在上述受到赞誉的波罗的海东岸国家的部队中,只有一部分人是真正自愿与德国人并肩作战的。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是被强征入伍的。正因此,今天仍然健在的老兵对自己曾在党卫军中服役感到自豪也就更加令人惊讶。
短暂独立
只有了解拉脱维亚在20世纪的历史,人们才能理解这些曾听命于希姆莱的拉脱维亚人的故事。1918年11月,在沙俄垮台和新的布尔什维克政府向德意志帝国妥协后,拉脱维亚人民委员会宣布这个波罗的海东岸国家独立。
宣布独立的结果是与红军开战。数万拉脱维亚军人葬身疆场,还有万余平民死于非命,大片国土被战火蹂躏。当时,有一些德国雇佣兵和志愿兵为拉脱维亚作战,但大多是为了保护波罗的海东岸的德裔上流阶层。
最终,苏俄不得不同意拉脱维亚独立。而这重创了俄罗斯人的自信心——也促使他们希望尽快收回波罗的海东岸地区。
拉脱维亚共产党暗中削弱了里加本来就脆弱的议会民主。1934年,发生了一场右翼资产阶级力量主导的政变。拉脱维亚总统卡尔利斯·乌尔马尼斯尝试通过同时与英国和纳粹德国维持良好关系来维持本国独立。但这毫无希望。
无论如何,希特勒在1939年8月23日与斯大林缔结的条约的秘密附属协定中承认,拉脱维亚和波罗的海东岸的另外2个国家都属于苏联势力范围。
反犹先锋 1940年,红军占领了三国并迫使其加入苏联。
因此,当纳粹德国的国防军在1941年6月22日入侵昔日的盟国时,波罗的海三国的许多人都满怀期望。部分拉脱维亚人利用这一机会宣泄他们对犹太人的仇恨,制造了大屠杀。党卫军对此听之任之,毕竟他们替党卫军完成了一项不好干的“任务”。至少有35328名犹太人遭屠杀,死者总数也可能多达6万人。由民族主义志愿者组成的拉脱维亚警察部队积极参与了大屠杀。
1941年秋,拉脱维亚法西斯分子古斯塔夫·采尔明什提议,用自己的人马建立一支军团与布尔什维克作战。但党卫军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拒绝了他的好意,尽管德国陆军北方集团军迫切要求在占领区征召志愿兵。
1942年夏,局势彻底改变。“东部占领区”的党卫军和警察高级指挥官弗里德里希·耶克尔恩想到从警察和治安部队中为党卫军招募志愿兵。不过,直到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惨败后,希特勒才于1943年初批准了这一计划。
在有关二战中德国的外国仆从部队的《与国防军并肩作战》一书中,军事历史学家罗尔夫·迪特尔·穆勒描写了德国方面当时对征兵工作有多么不满。收到征兵令的青年男子只有67.5%来参加了体检,其中5167人被立即征召入伍。
变成英雄
这些拉脱维亚人被强行分派给党卫军。党卫军用他们组建了2个装甲掷弹师。这2个师在激战中几乎被彻底歼灭,后来又部分重建。曾任德国联邦国防军军史研究处学术主管多年的穆勒估计,总计约有4万拉脱维亚人为德国战死。
虽然有这么多人充当了纳粹德国的炮灰,但最后一批健在的党卫军老兵在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却仍然受到尊重。这与这些国家在1941年之前和1945年之后的经历有关——在波罗的海东岸三国,人们认为苏联红军比德国国防军还要残暴。事实上,共产党人镇压的是民族意识强烈的拉脱维亚资产阶级,而纳粹德国占领时最倒霉的则是本来在拉脱维亚就遭受敌视的犹太人。
在拉脱维亚于1991年再次独立后,党卫军老兵突然从苏联红军的敌人变成了正面形象。

回答:

这些今天无一例外都在90岁上下的男人曾与德国国防军并肩战斗,一起打击苏联红军。而这足以令非常多年轻的拉脱维亚人向他们致敬。这种视角起码会令外国观察家感到疑惑。尽管如此,希特勒的这些热心的拉脱维亚帮手所扮演的角色还是值得详加探究。

图片 2

1944年3月11日,德国国防军的战报写到:「在东线北部,布林什维克以获得坦克和战斗机支援的强大部队向涅韦尔西北部、奥斯特罗夫地区、普莱斯考和纳尔瓦附近发起进攻。陆军和党卫军部队以及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的志愿兵部队顽强抵抗,挫败了敌人的突破尝试。」

此番以色列难民吸收委员会向以外交部关于打击拆除苏联红军纪念碑行为的建议,其实是近期以色列同波兰的外交风波的延伸,同样也是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苏联红军解放集中营正义性的客观维护,毕竟俄罗斯与以色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然而,在上述受到赞誉的波罗的海东岸国家的部队中,只有一部分人是真正自愿与德国人并肩作战的。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是被强征入伍的。正因此,今天仍然健在的老兵对自个曾在党卫军中服役感到自豪也就更加令人惊讶。

自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以来,前苏联红军被前华约各国视为洪水猛兽,尤其是已转变为共和制或民主制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与前华约地区对前苏联红军普遍没有好感,于是萌生并涌现了去共产化、去沙文化和去极权主义化的抵制浪潮。尤其是以1939—1940年被强行并入苏联的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等波罗的海三国、乌克兰和华约前成员波兰等国,其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立法拆除前苏联红军解放纪念碑。

短暂独立

图片 3

只有了解拉脱维亚在20世纪的历史,人们才能理解这些曾听命于希姆莱的拉脱维亚人的故事。1918年11月,在沙俄垮台和新的布林什维克政府向德意志帝国妥协后,拉脱维亚人民委员会宣布这个波罗的海东岸国家独立。

在二战时期,大批的犹太人被纳粹德国或丢入集中营,或迫害流离海外。由于斯大林政府的亲犹太复国主义,一部分犹太人在加入同盟国阵营的同时,也有大批的犹太士兵加入到苏联红军的阵营当中,为击败纳粹德国贡献力量。所以波兰等国对于拆除前苏联红军纪念碑的举动相当于否定苏联红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贡献,同样也是对犹太人在解放欧洲过程中贡献的否定,这使得以色列对此反应强烈。
由于斯大林政府的亲犹太复国主义,使得前苏联是第二个同以色列建交的国家,而自苏联解体后,超过150万接受高等教育的犹太人从苏联前往以色列,为以色列的发展做出巨大的贡献,以至于俄语在以色列成为除阿拉伯语、希伯来语和英语之后第四大语言,甚至影响到俄以的外交关系,所以以色列同俄罗斯某些条件下的外交方向是一致的。

宣布独立的结果是与红军开战。数万拉脱维亚军人葬身疆场,还有万余平民死于非命,大片国土被战火蹂躏。当时,有一些德国雇佣兵和志愿兵为拉脱维亚作战,但大多是为了保护波罗的海东岸的德裔上流阶层。

图片 4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