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49net陈独秀病逝始末,让妻子另找男人改嫁

陈独秀一生中握笔的最后一个字是“抛”,他抛弃了这个世界,最终也被这个世界所抛弃。友人叹道:“仲甫一生轰轰烈烈,虽然毁誉难凭,大道莫容,但其是非功过现在恐难结论,论定尚须十世后。”

1942年5月初,陈独秀对潘兰珍说:“听罗宗文县长说,玉米缨能治心脏病,你找人去要一点。
潘兰珍回来说:“人家讲现在蚕豆花开了,喝蚕豆花可以治高血压。陈独秀病急乱投医,说:“是吗?你去搞一点蚕豆花,我今天就开始喝。5月10日上午,陈独秀喝了一杯蚕豆花泡的水。喝下后感到腹胀不适,当晚睡觉不安。原来,蚕豆花被雨浸后发酵生霉,陈独秀没有在意,结果喝了带菌的水,中了毒。
三天后,陈独秀稍好些,起来给Y写信,把他写的几篇论世界大势的稿子寄了去。
这时,包惠僧从重庆来看陈独秀。潘兰珍忙到石桥镇买了一点猪肉,中午吃土豆烧肉。陈独秀因为高兴,多吃了一些。包惠僧见陈先生病了,没有多坐,吃过午饭就走了。晚上,陈独秀腹胀难忍,不能入睡,半夜全吐掉了。
此后一个星期,陈独秀耳鸣加剧,四肢无力。
5月17日傍晚,陈独秀上厕所时,因便秘,晕倒在地。一个小时后才苏醒过来,全身冒冷汗。两个小时后又晕倒,开始发烧。潘兰珍看先生昏过去了,吓得哭了起来。第二天,邓仲纯、陈松年、何之瑜三人急忙赶到鹤山坪。陈独秀仍处于昏迷状态,邓仲纯忙给他打了一针,灌了一些药,陈独秀稍好。邓仲纯和何之瑜商量,给重庆的周伦、曾定天两医生写信,请他们来看病。两位医生没有来,只是提出了诊治的意见,并赠送了药品。
5月22日,陈独秀接连三次昏倒。 邓仲纯打了强心针,陈独秀才苏醒。
次日,江津县医院西医邹邦柱、康熙光到鹤山坪,给陈独秀用了肝油腚通了大便,但病情并没有好转。
5月25日上午,陈独秀知道自己不行了,对何之瑜说:“我要和你分别了。
谢谢你照看我。 何之瑜鼻子一酸,说:“应该的。
休息了一会,www.lishixinzhi.com陈独秀说:“我的书,由你经手,送给北大。
何之瑜连忙点头。
陈独秀躺了一会,又说:“我的书稿,你和松年、抚五等人商量处理。
何之瑜倾身说:“你放心。
陈独秀看着潘兰珍说:“她还年轻,之瑜帮她找一个工作做,莫拿我卖钱。遇到合适的,再找一个人,今后一切自主,生活务自立。”潘兰珍泪流满面,呜咽地答应了。陈独秀歇了一会,示意喝水。潘兰珍赶忙端来一杯开水,搀扶着陈独秀喝了几茶匙。过了一会,陈独秀叫潘兰珍去喊陈松年。陈松年进来后,陈独秀平静地说:“以后回家,把我的棺木和祖母的棺木都带回去。
陈松年哭着答应了。
第二天,5月26日,包惠僧的妻子夏松云和她的朋友杨子烈两人赶到鹤山坪。潘兰珍忙带她们进屋。夏松云拿出300元对陈独秀说:“惠僧回家说先生病了,段锡朋和几个北大同学凑了三百元钱。
陈独秀无力地睁开眼睛,说:“谢谢!”歇了一会儿又说:“要是惠僧来了多好啊!”说完,又昏睡了过去。夏松云和杨子烈当天下午就回去了。
1942年5月27日,农历四月十三日,星期三,包惠僧赶到了鹤山坪。陈松年说:“爸爸从上午9时起就昏迷不醒了。
包惠僧要进房间看陈独秀,何之瑜说:“先不要进去,老先生以前也昏过,一会儿就醒的。潘兰珍听见声音,忙从屋里走出来,拉着包惠僧进屋看陈独秀。包惠僧站在床前,注视着昏迷的陈独秀,墙角旮旯里有一堆潘兰珍自种的马铃薯,增加了室内的凄凉感。
邓仲纯轻声说:“交替打了强心针和平血压针,也没有醒过来。过了一会儿,邓仲纯对陈松年妻子窦氏说:“先给包先生弄点吃的。窦氏怀里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儿,身边站着大女儿长玮和侄子长文。
下午,邓仲纯翻了一会日文医书,怀疑陈独秀是大脑中枢出血。
晚上,潘兰珍喊包惠僧进去,她一手托着陈独秀的头,一手拉着陈独秀的手,说:“老先生,包先生来了!”陈独秀没有反应,潘兰珍用手拨开陈独秀的眼皮,似乎有感觉,还流了泪,然后就断了气。
时间是晚上9点40分。
挂在东方山冈的月快要圆了。月华如水,覆盖着肃穆的山坳。山风起处,黄桷树叶一阵簌簌作响,似乎在诉说一个异乡客人的风烛残生……

1942年5月初,陈独秀对潘兰珍说:“听罗宗文县长说,玉米缨能治心脏病,你找人去要一点。  潘兰珍回来说:“人家讲现在蚕豆花开了,喝蚕豆花可以治高血压。陈独秀病急乱投医,说:“是吗?你去搞一点蚕豆花,我今天就开始喝。5月10日上午,陈独秀喝了一杯蚕豆花泡的水。喝下后感到腹胀不适,当晚睡觉不安。原来,蚕豆花被雨浸后发酵生霉,陈独秀没有在意,结果喝了带菌的水,中了毒。  三天后,陈独秀稍好些,起来给Y(何之瑜)写信,把他写的几篇论世界大势的稿子寄了去。  这时,包惠僧从重庆来看陈独秀。潘兰珍忙到石桥镇买了一点猪肉,中午吃土豆烧肉。陈独秀因为高兴,多吃了一些。包惠僧见陈先生病了,没有多坐,吃过午饭就走了。晚上,陈独秀腹胀难忍,不能入睡,半夜全吐掉了。  此后一个星期,陈独秀耳鸣加剧,四肢无力。  5月17日傍晚,陈独秀上厕所时,因便秘,晕倒在地。一个小时后才苏醒过来,全身冒冷汗。两个小时后又晕倒,开始发烧。潘兰珍看先生昏过去了,吓得哭

1942年5月12日上午,陈独秀身体略感好受一些,便让潘兰珍泡了一杯蚕豆花水,喝下后不久就感到腹胀不适,当晚睡觉不安。此时正是多雨季节,蚕豆花被雨浸后发酵生霉,长了黑点点,陈独秀没有在意,结果喝了带菌的水中了毒。这天夜里,雨欲下又不下,气压低得使陈独秀血压上升不降,难受得他喘不过气来,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了起来。第二天,邓仲纯、陈松年、何之瑜三人急忙赶到鹤山坪。陈独秀仍处于昏迷状态,邓仲纯忙给他打了一针,灌了一些药,陈独秀稍好。邓仲纯和何之瑜商量,给重庆的周伦、曾定天两医生写信,请他们来看病。两位医生没有来,只是提出了诊治的意见,并赠送了药品。  5月22日,陈独秀接连三次昏倒。  邓仲纯打了强心针,陈独秀才苏醒。  次日,江津县医院西医邹邦柱、康熙光到鹤山坪,给陈独秀用了肝油腚通了大便,但病情并没有好转。  5月25日上午,陈独秀知道自己不行了,对何之瑜说:“我要和你分别了。  谢谢你照看我。  何之瑜鼻子一酸,说:“应该的。  休息了一会,陈独秀说:“我的书,由你经手,送给北大。  何之瑜连忙点头。  陈独秀躺了一会,又说:“我的书稿,你和松年、抚五等人商量处理。  
何之瑜倾身说:“你放心。  陈独秀看着潘兰珍说:“她还年轻,之瑜帮她找一个工作做,莫拿我卖钱。遇到合适的,再找一个人,今后一切自主,生活务自立。”潘兰珍泪流满面,呜咽地答应了。陈独秀歇了一会,示意喝水。潘兰珍赶忙端来一杯开水,搀扶着陈独秀喝了几茶匙。过了一会,陈独秀叫潘兰珍去喊陈松年。陈松年进来后,陈独秀平静地说:“以后回家,把我的棺木和祖母的棺木都带回去。  陈松年哭着答应了。  第二天,5月26日,包惠僧的妻子夏松云和她的朋友杨子烈两人赶到鹤山坪。潘兰珍忙带她们进屋。夏松云拿出300元对陈独秀说:“惠僧回家说先生病了,段锡朋和几个北大同学凑了三百元钱。  陈独秀无力地睁开眼睛,说:“谢谢!”歇了一会儿又说:“要是惠僧来了多好啊!”说完,又昏睡了过去。夏松云和杨子烈当天下午就回去了。  1942年5月27日,农历四月十三日,星期三,包惠僧赶到了鹤山坪。陈松年说:“爸爸从上午9时起就昏迷不醒了。 
 包惠僧要进房间看陈独秀,何之瑜说:“先不要进去,老先生以前也昏过,一会儿就醒的。潘兰珍听见声音,忙从屋里走出来,拉着包惠僧进屋看陈独秀。包惠僧站在床前,注视着昏迷的陈独秀,墙角旮旯里有一堆潘兰珍自种的马铃薯,增加了室内的凄凉感。  邓仲纯轻声说:“交替打了强心针和平血压针,也没有醒过来。过了一会儿,邓仲纯对陈松年妻子窦氏说:“先给包先生弄点吃的。窦氏怀里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儿,身边站着大女儿长玮和侄子长文。  下午,邓仲纯翻了一会日文医书,怀疑陈独秀是大脑中枢出血。  晚上,潘兰珍喊包惠僧进去,她一手托着陈独秀的头,一手拉着陈独秀的手,说:“老先生,包先生来了!”陈独秀没有反应,潘兰珍用手拨开陈独秀的眼皮,似乎有感觉,还流了泪,然后就断了气。  时间是晚上9点40分。

潘兰珍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却又无奈,问:“老先生,阿拉这就去找邓先生。”

陈独秀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深更半夜的,几十里山路,你一个人去我怎么放心。不要紧张,我休息休息就会过去的。”

次日清晨,陈独秀果真感觉好了许多,便强撑着爬起身,来到书桌前,坚持写完《被压迫民族之前途》一文,又给何之瑜写了一封信,称此文“可以说是前三文(《我的根本意见》、《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再论世界大势》———引者)的结论,更是画龙点睛了”。

陈独秀自己没有料到,这封信竟成了他的绝笔。

写完之后,已近中午,陈独秀感到头又晕了,便躺到床上休息。正在此时,包惠僧从重庆专程赶来看他。见到老朋友,他喜形于色,又挣扎着坐起来,吩嘱潘兰珍到镇上买了一点猪肉,中午的饭菜有了荤味,便觉得丰盛了许多。陈独秀说道:“要像上次邓老请客那样,我可请不起,惠僧你就凑合着吃吧!”

包惠僧忙道:“很好,很好,我又不是外人。”

客人吃得满意,主人心里得意。陈独秀高兴,也饱餐了一顿。岂料当天晚上,他便感到腹痛如刀绞,到半夜时分,强撑着从床上探出上身,将腹中的积食“哇哇”吐出,吐后稍适,但精神十分疲惫,双目无神,近乎凝滞。到了下半夜,潘兰珍为他服了“骨炭末”,才觉稍微舒服。

此后一个星期,陈独秀病情时好时坏,总觉得耳鸣加剧、四肢无力。潘兰珍几次要到山外去叫邓仲纯,都被他止住。

5月17日傍晚,陈独秀感到腹胀剧烈,疼痛,勉强起身欲入厕所,刚起身突觉一阵天眩地转,“扑通”晕倒在床上,霎时四肢僵直,冷汗如注,昏迷不醒,吓得潘兰珍束手无策。这深山夜晚,大地沉睡,万籁俱寂,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潘兰珍只能在微弱的煤油灯下,满面泪水,守候在生命垂危的亲人身旁,不时地给昏迷不醒的陈独秀敷换毛巾。

三更时分,陈独秀苏醒过来,慢慢睁开无精打采的眼睛,正欲启动嘴唇,想对潘兰珍说什么,旋即又昏迷过去。潘兰珍发现,他浑身颤抖,冷汗涔涔,发起了高烧。

18日清晨,陈独秀好似睡了一夜长觉,苏醒过来,长长地吁了口气。守候在身边、眼睛充满血丝的潘兰珍见陈独秀醒来,略带几分高兴地说:“老先生,侬终于醒过来,可把阿拉吓坏了,醒来就好。”

陈独秀苦笑一声,自知此次病得不轻,便叫潘兰珍托邻居到山外去喊邓仲纯来。

邓仲纯得知陈独秀病重的消息,心知不妙,急忙到九中喊了陈松年、何之瑜,三人急急忙忙赶到鹤山坪,已是太阳西斜。走进杨家大院,见陈独秀又处在昏迷状态。邓仲纯忙打了一针,灌了一些药。许久,陈独秀才又悠悠地苏醒过来。

邓仲纯见这次陈独秀病得厉害,便来到外屋悄悄和何之瑜商量,给重庆名医周伦、曾宝天两位医生写信,派人请他们务必速来鹤山坪会诊。陈独秀上次在重庆住院期间,便是这两位名医为他治疗,因此对他们十分信任,听说去请他们,心中顿觉有了希望,便望眼欲穿地盼着。

5月22日,陈独秀又接连出现3次昏厥。邓仲纯打了强心针抢救,才又慢慢苏醒过来。

5月23日,邓蟾秋、邓燮康和潘赞化、高语罕等人听说陈独秀病危,赶来探望。江津县医院西医邹邦柱、康熙光也一齐来到鹤山坪,和邓仲纯一同会诊之后,对陈独秀“施行灌肠,大便得适,然病情仍未少减”。

这时候,专程去重庆请陈独秀所信赖的周伦、曾宝天的人回来了,说两位名医虽然医务繁忙,还是仔细研究了陈独秀的病情,确认陈独秀病已垂危,实无挽救之力,故未前来诊治,但为了表示对陈独秀的最后友情,他们又捎来了一些急救药品。

陈独秀从昏迷中醒来,未见到他所盼望的周、曾两位名医,心中生还的一线希望如同肥皂泡破裂了,马上又昏迷过去。

傍晚时分,邓仲纯将大家召集到外屋,神情凝重地说:“仲甫的病实在不轻。不瞒你们说,由于高血压已严重影响到心脏,加之食物中毒,稍不小心,就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我看大家都要有思想准备。”

何之瑜强忍悲痛道:“先生待我恩重泰山,这几年我又受北大同学会委托照料先生,因此料理先生身后之事自是责无旁贷。师母和松年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陈松年哽咽地道:“家父后半生萧条,经济拮据,生活上全靠诸位朋友慷慨资助,没留下一文钱,能省就省吧,不必铺张,买口薄棺,就地安葬,待抗战胜利时再迁回老家安庆。”

“这绝对不行!”潘赞化首先反对:“仲甫毕竟有过辉煌的时刻。青年时期向孔教宣战,向偶像宣战,有一种凌厉之气,不失为一个前驱者。一生坚贞,身后穷愁,毕竟是一个操守者。因此,我们要对得住他。用最好的木头,请最好的木匠给他打一口像样的棺材。”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