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家天下,利比亚传奇领袖卡扎菲

前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曾出小说集:不信任城市

他是独裁者,但没有头衔。他自称永远革命,但除了他自己以外,谁是革命的受益者?

伦敦2月22日电(记者 Giles
Elgood)—作为在任40多年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是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人物。他喜欢贝都因帐篷和全副武装的女保镖,也会毫不留情地处决反对者。

没有多少人会想到,有“硬汉”之誉的利比亚最高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竟然会考虑放弃政权,让其子赛义夫与联军进行谈判——条件是不清算卡扎菲家族。虽然目下仍无法预料最终结果为何,但毫无疑问,这个几乎是当代全球当政最久的“革命领导人”,终究会面临自己的末日仲裁。

图片 1

图片 2

也许在很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心中,敢于向美国及西方世界叫板的卡扎菲,是非洲大陆的超级英雄。如果从推翻利比亚王国政权的角度来说,他的确堪称少年英才。想想看,一位只有二十七岁的青年军官,居然成为全国近五百万人的精神领袖,那需要多大的魅力啊。

穆阿迈尔·卡扎菲——利比亚领导人、“革命领袖”。

2009年6月11日,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在罗马访问。REUTERS/Chris Helgren

他在当代国际政坛上简直就是个奇迹——比如,他可以在联合国连续发九十六分钟的无聊牢骚,不仅让各国元首昏昏欲睡,连自己的翻译也崩溃到拒绝继续工作。这跟赫鲁晓夫在联大用皮靴大敲桌子有几分相似。他还亲自驾驶推土机,推倒的黎波里的监狱,释放四百名政治犯——这样的行为,简直不像个独裁者。这位造型古怪、言论大胆的国家元首,到底在想些什么,没有人知道。

在利比亚人眼中,卡扎菲是恩威并施、高压统治的铁腕领袖。一方面,他在一定时期内集中了利比亚分散于各部落势力;另一方面,他毫不留情地铲除反对派人士,不惜代价地武装镇压表达不同意见的团体:他曾多次下令在包括班加西、的黎波里在内的数个城市公开绞死示威游行的学生和反对派成员;曾在三小时内屠杀了阿布萨利姆(Abu
Salim)监狱中1200名囚犯。

他牢牢控制着国内局势,不遗馀力地消灭异见人士,拒绝任命接班人,成为西方国家心目中的“无赖独裁者”代表。

答案也许不难,因为这位在利比亚被称为“伟大革命导师”的古怪老头儿,有不少著作行世。在利比亚战火纷飞的今天,翻开这本早年出版的《卡扎菲小说选》,显得特别应景。也许看完这部号称“小说”的小册子,应该不难理解,为什么人们会对卡扎菲毁誉参半。

在西方国家眼中,他一人为一国,也是国家恐怖主义的代表。他涉嫌策划致使两名美军士兵丧生的1986年德国柏林夜总会爆炸案,为利比亚招来了美国空袭;1988年,他制造了洛克比空难,300余人丧生。直到2003年,卡扎菲政权才宣布为空难负责,并承诺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利比亚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才开始“破冰”,以石油出口为依托的经济得以恢复;2009年,卡扎菲首次访问美国并在联合国发表演说,将原本15分钟的演讲拖至90分钟,指责安理会是“类似基地组织的恐怖组织”,要求西方殖民者赔偿非洲7.7万亿美元。

在这个盛产石油的北非国家感受到阿拉伯世界的变革风潮,人民走上街头开始抗议之後,他派出手下的武装力量进行了强力镇压。人权组织称这正是卡扎菲的惯用伎俩。

各个版本的卡扎菲传记都说,他中学时便崇拜埃及总统贾迈勒·纳赛尔。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收听纳赛尔在“阿拉伯之声”的演讲广播。他逐渐成为一个大阿拉伯民族主义分子,并成立了自己的组织。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来说,这样的举动显得过于早熟。卡扎菲的领导才能在这个时候崭露头角——这个代号为“第一小组”的组织,每名成员可建立自己的次级组织,成员均需卡扎菲批准。

他是独裁者,但没有头衔。他自称永远革命,但除了他自己以外,谁是革命的受益者?

在过去几天里,的黎波里和班加西等城市有数以百计的示威者被枪杀,甚至那些参加葬礼的人也没能幸免。

各次级组织间的成员彼此不认识,看上去更像一个秘密帮派,他们宣传的就是大阿拉伯主义。当时阿拉伯联盟已经成立,有成员国在推动阿拉伯统一运动,卡扎菲以纳赛尔为偶像,鼓吹“自由、社会主义与统一”。随即他被学校以参加政治活动为由而开除,被迫转学。在米苏达拉中学里,他也曾建立类似的组织,并在1956年领导了反对以色列的示威游行。他很善于激发周围人的情绪,喜欢演讲,并做着大幅度的手势。这个中学生早已是当地的名人。

这位阿拉伯世界在位时间最长的领导人本是草根出身。卡扎菲1942年出生于利比亚海滨城市锡尔特以南30公里一个贝都因牧民家庭。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惟一的男孩。中学时代的卡扎菲醉心于地下组织与民间运动,曾秘密组织学生团体暗杀利比亚国王,后因组织游行被开除。

作为当今世界在任时间最长的国家领导人之一,卡扎菲本人没有任何正式的政府职位头衔,仅被称为“革命导师与领导弟兄”。

此时的利比亚,还处在伊德里斯一世国王的领导下。当时独立不久的利比亚,可谓一穷二白。全国上下没有一所大学,只有十六个留学归来的大学生,律师也只有三位。至于医生、工程师、检察官等专业人才,完全没有。政府治理端赖英国援助的公务员。伊德里斯也因为亲西方的态度,而遭致阿拉伯民族主义青年的诟病。

中学时期,卡扎菲接触到了埃及总统纳赛尔的演讲及其著作《革命哲学》,深受纳赛尔影响,决定从军。他21岁时进入班加西军事学院学习,次年建立了自己的地下团体“自由军官组织”,目标是推翻利比亚伊德里斯王朝。

无论你认为他是空想家还是独裁者,卡扎菲的古怪风格都是独一无二的。

卡扎菲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考入刚刚成立不久的班加西大学历史系。也许这与他对大阿拉伯的感情投入有关。一年后他转入班加西军校,与一些大阿拉伯民族主义分子关系密切。这样的成长轨迹显然注定了他以后的行为。在《最后的聚礼日没有祈祷》一文中,他对伊斯兰世界的不团结,表现出极大的担忧。

古罗马、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都曾是利比亚这块土地的宗主。1912年,利比亚成为意大利殖民地,二战期间被英法占领。1951年宣布独立,成立利比亚联合王国,伊德里斯为国王。1968年,伊德里斯已80高龄,政坛风雨飘摇。

卡扎菲出访外国时尤其喜欢铺张声势,总会选择在贝都因帐篷里睡觉,外面有数十名女保镖把守。

埃及前总统纳赛尔的名著《革命哲学》,很可能就是卡扎菲这段时间内的全部思想资源,尤其是纳赛尔关于“自由军官组织”的论述。在后来的“九一革命”中,他以小小一个中尉的身份,竟然取得革命的主导权。这一切都有赖于他在军校内秘密成立的“自由军官组织”。他们对推翻伊德里斯政权早有准备。

卡扎菲为“自由军官组织”成员招募及支部管理设立了严格的规定,亲自审批骨干支部的每一位成员资料,规定所有成员必须交出全部工资作为活动经费,各支部的成员只允许认识本支部的人,不得结交其他支部的成员。他还发展了“自由军官组织”外围的民间组织,在工、农、商、学中广泛扩张势力。

去年8月出访意大利时,卡扎菲邀请当地数百名年轻女性皈依伊斯兰教,此事的风头盖过了他旨在增强利意两国关系的出访本身。

有报道曾说,卡扎菲最喜欢的小说是《黑奴吁天录》。假如从反基督教的角度解释,这是很有可能的。在非洲争取独立运动的那段时间,这部小说是许多黑人的精神动力之一。也许在卡扎菲心里,非洲作为白人殖民地,黑人就是这种变相蓄奴制度的受害者。反基督教和反西方、建立阿拉伯统一国家是联系在一起的。

1968年9月1日凌晨2点,由他本人在班加西全权指挥,其他骨干在包括首都的黎波里在内的各大城市同时行动,在一夜之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王宫、军队、广播电台,俘虏了王储、宫廷要员和军政高官。一周后公布了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由12名军官组成的革命指挥委员会的名单。

**特立独行**

在梳理了他的成长历程之后,我们不难发现,这部所谓的小说选,其实该算作是卡扎菲的政论集。他牢骚满腹地发出各种抱怨,关于城市与乡村,关于革命和群众,关于历史与生命,等等。或许由于文化的疏离,我还无法准确理解他的想法,但我确信,他对周遭世界的理解是偏颇和偏执的。相信卡扎菲不会像大多数独裁者那样,请部属代为捉刀,因为任何有写作能力的秘书,都不会把文字写得如此啰嗦和繁冗。

这一年,卡扎菲27岁。

而从维基解密网站公布的美国外交电报中,可以进一步看出这位利比亚领导人的怪僻喜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