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波尔的幼子,奥特朗托堡

霍勒斯·沃波尔(Horace Walpole,
1717-1797)出身显赫,是1721至1742年的英国首相奥福德伯爵第一罗伯特·沃波尔的第四个,也即最小的儿子;1779年他哥哥的儿子奥福德伯爵第三去世后,他继承拥有了奥福德伯爵第四的爵位。

www.649net,第四任奥福德伯爵(1717-1797年),英国作家。他的《奥特兰托城堡》首创了集神祕、恐怖和超自然元素于一体的哥特式小说风尚,形成英国浪漫主义诗歌运动的重要阶段。沃波尔写了大约4000封信,其中一些被以为是英语语言中最杰出的文字。

英国女小说家。以写浪漫主义的哥特小说见长。被沃尔特·司各特称为”第一位写虚构浪漫主义小说的女诗人”。作品融恐怖、焦虑悬念的情景和浪漫主义情调于一体。代表作有《林中艳史》、《奥多芙的神祕》和《义大利人》等。

那是一七六四年六月初的一天夜里,沃波尔在黑暗中睡着之后,后来他在一封给他的信徒威廉·科尔牧师的信中这样说到此事:”六月初的一天清晨,我从梦中醒来,这梦我全都记得起来,(是一个很逼真的梦,因为有一个像我的哥特式小说的开头)我觉得我是在一个古堡里,而且在那个大楼梯的最高一级,我看到一只穿盔甲的巨手。”这虽是一个恶梦,但赋予了沃波尔创作的灵感。于是”当天晚上,”沃波尔说,”我坐下来开始写起来”。最初他是”一点也不晓得我为什么要写或要写些什么”。但是随着”作品一点点写出,我也渐渐爱上它了,加上我很喜欢思考非政治的东西,简单说,我是那么的被我这不到两个月就写完的故事所吸纳,以致一天夜里,我从大约六点钟喝茶时起,一直写到第二天凌晨半点,我的手和手指都累得无法握笔写完那段中的那一句……”沃波尔就这样完成了他的哥特式小说《奥特朗托堡》。

霍勒斯·沃波尔(Horace Walpole,
1717-1797)出身显赫,是1721至1742年的英国首相奥福德伯爵第一罗伯特·沃波尔的第四个,也即最小的儿子;1779年他哥哥的儿子奥福德伯爵第三去世后,他继承拥有了奥福德伯爵第四的爵位。

安·拉德克利夫 Ann
Radcliffe(1764-1823),孃家姓沃德,最具代表性的英国哥特式小说女作家。擅长于使阴森恐怖和焦虑悬疑的情节充满浪漫主义情调。

《奥特朗托堡》这个题目就是非常有特征性的。堡即城堡,虽然有时也用以指豪华的宅邸或乡间的庄园,但一般都是指中世纪欧洲的要塞,大多为国王和贵族领主领土内的住所;奥特朗托也有它的特殊含义,它是位于奥特朗托海峡萨伦蒂纳半岛的一个义大利古港,原为古希腊的居民点,后虽归罗马统治,长时期来仍一直保持希腊语言和文化。

霍勒斯生于伦敦,童年是在父亲的议院度过的;八岁那年,在伦敦西南泰晤士河畔特威克纳姆的剑桥议院暑假时,据称曾遇到大诗人亚历山大·蒲柏。在大伦敦外围的贝克斯利自治市接受早期教育之后,沃波尔于1727年进了伊顿公学,与未来的诗人、以《墓园挽歌》而闻名的托马斯·格雷结为好友;1734年离伊顿后一年入剑桥大学的国王学院。1739年从国王学院出来即与格雷一起漫游法国、义大利等大陆各地。待他于1741年9月回到英国时,竟发现他不在时,已被选进议会。二十多年后,1767年5月,沃波尔从议会退隐[1]

父亲经商,全家生活富裕而文雅,1787年,她23岁时和报人威廉·拉德克利夫成婚,丈夫鼓励她从事文学创作活动。拉德克利夫夫人过著隐居生活,从没到过小说发生可怕事件的地方去过,她
仅有一次国外旅行,即1794年去荷兰和德国,那时她的大多数小说已写成,她在《1794年夏的一次旅行》中描述了那次旅行。她最初的两本小说《艾斯林和邓贝恩城堡》和《西西里艳史》是匿名之作。她的第三部小说《林中艳史》是一部17世纪的法国故事,使他一举成名,接下来的小说《奥多芙的神祕》使她成为英国最受欢迎的小说家。书中描写一个孤女奥伯特受到监护人的虐待,面临失去财产的危险,还被囚禁在城堡中,但最终获得自由,并与心爱的人团聚的故事,就在尤道弗孤堡中(高居幽暗而庄严亚平宁群山中间)的闹鬼气氛中发生了非常多奇怪可怕的事件,《义大利人》的出版表明她已达到作家的完美境界。此书不但显示出对话和情景结构有所改进,而且对书中的流氓,一个体格魁梧,性情邪恶的教士谢多尼所做的心理描述细致入微,也是她作品中不多见的。
拉德克利夫夫人的诗集以及去世后出版的小说《不论德维尔的加斯顿》都不太成功。

《奥特朗托堡》不但题目蕴涵了作者浓厚的崇古情结,小说的故事也离奇恐怖。奥特朗托公国的君主曼弗雷德,因儿子康拉德在举行婚礼之时意外地死于突然飞来的一袭巨盔之下,决定娶新娘为妻,休掉自个的发妻,以延续家系、保住领地。伊莎贝拉被这求婚吓坏了,她得到一位相貌酷似原奥特朗托君主”好人阿方索”肖像的年轻农民西奥多的帮助,从地道逃到附近的一座教堂里。但是后来,出现了一队神祕骑士,其中的”巨剑骑士”系伊莎贝拉的父亲弗雷德里克,他是阿方索的近亲,受圣地隐士嘱托,要讨伐僭越王位的曼弗雷德。最后,由于圣地隐士显灵,还有阿方索的身影显现,宣称西奥多才是奥特朗托堡的合法继承人。出于对怪异现象的恐惧,尤其是阿方索庞大的鬼魂像预言中说的逐渐增大,穿透了城堡的顶端,使曼弗雷德吓得精神崩溃,误杀了亲生的女儿,并坦白了自个祖父当年篡位的罪行,离开了王位,与原配妻子归隐修道院。

沃波尔终身未娶,他毕生最大的兴趣是交游,尤其是在旧大陆的旅行中收集绘画,或在庞贝城和赫库兰尼姆这两个公元七九年同时被维苏威火山毁灭的义大利古城发掘古物。他的四卷集《英国绘画轶事》,《英国王族和贵族作家名录》、《对查理三世生活和统治的历史质疑》,还有由W.S.刘易斯为他编出的差不多三千封通讯,让人看到他对中世纪生活的热情。

拉德克利夫夫人的”恐怖故事”中并没有多少自然的恐怖,一些似乎超自然的因素通常给予一些令人失望的自然解释。她的人物塑造往往非常薄弱,她的历史洞察力几乎没有,她的故事中有大量的时代错误和不大概的事物。但她的崇拜者和她一样并不十分计较写实或准确。他们酷爱她对自然的浪漫和观点,对邪恶的暗示以及她那拖的非常长的对悬念的描述,沃尔特·司各特称她为”第一位写虚构浪漫主义小说的女诗人”。拜伦、塞缪尔·泰勒·柯尔律治和威廉·迈克尔·罗塞蒂等人都对她十分赞赏。她依照小说的敏感性这一传统写作,但又在小说中勇敢的集中写浪漫主义主题,并未司各特和浪漫派诗人们更伟大的天才铺平了道路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