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七七事变

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汤重南主编、日本历史与文化研究中心成员张经纬、张跃斌、文春美、张艳茹、陈伟等参与审译编辑的《日本侵华密电·七七事变》于今年六月由线装书局出版,2017年6月19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了首发式。这是中国的抗战史研究、中日关系史研究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研究中的一件大事。这套资料丛书的出版,线装书局的领导和编辑团队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抗战馆的领导和研究团队倾力相助,以汤重南研究员为核心的编委会成员精益求精,可以说这部卷帙浩繁大部头资料是大家通力合作成果。

近日,在中国出版协会举行的《日本侵华密电·九一八事变》暨抗战系列图书出版新闻发布会上,线装书局一批珍贵档案图书与读者见面。其中,《日本侵华密电·九一八事变》收入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的近万封电报,这些电报都是日本军部保留下来的原始档案,绝大多数是首次公开披露。“我们就是要更多地通过档案、史料、事实、当事人证词等各种人证、物证说话,把侵略者的真面目公布于众,并且推动国际社会正确认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线装书局总编辑曾凡华表示。

2015年9月17日,线装书局的《日本侵华密电·九一八事变》暨抗战系列图书发布会在三联图书大厦举行。世界历史研究所汤重南、张经纬、张跃斌出席会议并发言。

在这里,我们想通过对中日历史研究、尤其是近现代史研究方法的比较来说明我们这套资料丛书的重要性。

长期以来,日本近现代史的学者对于中国学者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优越感。但是,近些年来,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日本学界将实证主义的精髓丢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张跃斌指出,其一,日本一些实证主义史学家逃避重大学术问题,陷入具体而琐碎的史料考证和史实还原,放弃了价值判断和宏观视野;其二,某些日本学者自觉不自觉地以偏概全,以点代面,带来认识上的混乱;其三,一些日本学者甚至以“实证”为幌子来歪曲和篡改历史。某位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学者认定人数超不过4万人,即便有任何新资料面世。正因为如此,在相关的研究领域,日本已经大大地退步了。与此同时,中国史学界不仅具有观点、理论以及视野上的优势,而且在文献资料的掌握上,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密电》正是一个标志和代表。“我认为,这套资料,以及线装书局计划出版的其他系列资料,将使中国史学界在相关的历史研究领域获得更大的主动,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张跃斌表示。

《日本侵华密电·九一八事变》总计五十九册,一千一百八十万字,收入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的近万封电报。这些电报都是日本军部保留下来的原始档案,铁一般的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历史。

众所周知,中日关系复杂多变,中日学者对近代以来中日关系的研究是各自近现代史研究的重要内容,是影响双方历史认知的一个重要因素,因而也是影响中日关系走向的一个重要因素。中日学者在研究方法上取得更多的共识,将是一个需要今后着力解决的问题。

线装书局注重出版的长期效应,在组织策划上投入智力和资金,与各大学、社科研究机构、图书馆、博物馆联手,为专家学者提供方便的出版条件,深入挖掘国内外资源,取得诸多出版成果。在抗战胜利纪念日前后,线装书局先后出版了《日本侵华密电·九一八事变》《溥仪与日本关东军司令官绝密会谈录》《东北沦陷时期文学作品与史料编年集成》《日本开拓团档案史料》《日军宣抚班档案史料》《东北抗日义勇军档案史料》等珍贵的大型档案、史料图书。

作为该书的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汤重南在座谈会上阐述了本套书的三大特色,即本书是最齐全、最系统的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日本侵华密电汇编;本书是最新、最稀缺的日本侵华秘密电报;本书是最可靠、最有力的原始档案。该书不仅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而且具有极强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