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为明清时期建筑构件,沈阳西顺城街施工现场惊现

发布时间: 2010/8/3 9:31:50 被阅览数: 次
本来是做供暖管道施工,却意外挖出一段“古城墙”截面。昨晚,有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说路过西顺城街时,看到供暖管道施工现场露出了一段“城墙”。根据专家“把脉”,推断其可能为明城墙外部其他建筑。施工现场:约9米长、2米高的城墙状截面昨日19时40分,记者赶到西顺城街,找到了读者描述的方位。此地是在西北角楼往南约30米处,但与角楼不在一条直线上,略微偏西。记者向正在施工的工人询问“城墙”时,他们几乎都知道,并且指着南边说:“前面那段儿有。”记者看到,施工挖开的部位,在地面向下约半米处的位置,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段长约9米、高度为2米的城墙状截面,并显露青砖。旁边部位被沙土掩盖,无法辨清。一位工人告诉记者:“这儿一周前就开始施工了,是在做供暖管道。有人说这个是古城墙,我看就是以前盖的房子吧,前两天好像有老百姓在这里头捡着碗了,不知道真假。”由于施工现场较长,并设置了隔离栏,墙砖截面并不显眼,附近的路人和等公交车的市民大多没有留意到。专家:据位置推断可能为其他建筑昨日20时,记者电话连线了沈阳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佟悦。对于此处发现,佟悦进行了仔细的分析。佟悦说:“西北角楼的位置是准确的,符合明城墙的修建规律,如果这段墙砖是古城墙的话,则应该在角楼内侧,而这段墙砖和角楼不在一条直线上,那么它极有可能是明城墙外面的其他建筑。”那么,可能是什么呢?佟悦给出了几种可能性的推论:“城墙外面应该是护城河,但护城河应为泥底基础,不会是砖底。那么,这个砖砌截面极有可能是其他古建筑;再或者就是清末民国时期,曾经在这个地段铺过路面,可能是路面基础;或者是建筑物的基础。”由于夜间难以辨清,佟悦建议,考古部门应在白天时对其进行现场勘察,得出结论,“根据砖的大小,丈量面积,做出准确判断。”文物部门:今日将派人现场勘察昨日20时30分,记者联系到沈阳市文广局文物处处长孟繁涛,并向他反映了这一情况。根据记者对现场的描述,孟繁涛也认为这个砖砌面很可能为城墙外的古建筑,但具体情况需要进行现场勘察。孟繁涛表示,今日,将安排相关人员对其进行勘察。这段在管道施工中意外现身的砖砌截面究竟为何物,本报将进行跟踪报道,给予继续关注。
来源:华商晨报 编辑:Jina

  众所周知,阜阳城曾是一个拥有坚固城墙的城市。1939年7月,当时的主政者以“拆城防敌”为由,将城墙拆除。目前的东城墙路、西城墙路和临泉路(奎星楼—白衣桥)均是在原城墙上修建的,因此路面明显高于两侧许多,且外侧有护城河。而北城墙上因建有大量民房,它的方位不像东、西、南城墙那样广为人知。

图片 1


      

考古人员将柱础搬运到货车上 记者 王野 摄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日前,市政协委员、文史研究者张卫钧在北关一口新开挖的水池内发现砌筑有序的青砖,根据方位、深度等判断,疑似为古城墙砖基。

北中街拆迁现场昨日又发现古建筑构件目前已被考古人员取走拆迁单位已对现场进行看护

       

近日颇受市民关注的北中街拆迁现场在昨日发现一对柱础。考古部门初步认定是明清时期房屋所用的建筑构件。

  这一发现引起文物部门的重视,昨日,市文物部门邀请省考古专家前来踏勘,通过夯土层和包砖基本确定为古城墙遗址。

本报连日来对北中街拆迁现场出现沈阳城墙砖的情况给予了持续关注,推动了现场保护等工作的进行。

图片 3

可能为明清时期建筑构件

 

昨日14时,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赶到九门路拆迁现场,从废墟中往外挪动一块“大石头”。记者看到,由于石块体积较大,工作人员利用了长木条等工具花费近30分钟才将两块中的一块搬上车。

  水池里发现疑似古城墙砖基

从外观看,两块柱础完全一样:长宽为60厘米、厚度为45厘米,中央处有一块凸起,感觉古朴、凝重。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柱础就是古代建筑中柱子下面安放的基石,这两块柱础很可能为明清时期房屋建筑构件。这两块柱础是在他们做现场调查时发现的,怕被破坏,及时赶来取走。此外,他们还取走了几块相对完整的城墙砖。

  “中国传统城市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城墙,城墙四周有城门,墙外有护城河,阜阳也不例外。”
张卫钧说。

在考古所工作人员忙碌时,拆迁单位也派人来察看询问。之后,考古所工作人员还在北中街地块拆迁办事服务大厅进行了相关登记。这也侧面反映出拆迁单位确实开始了对现场的看护。

 

办事服务大厅一名吴姓负责人对记者说:“我们在现场四周设了防尘网,并安排专人看护,下一步会逐步设置围挡,不允许市民随意取走城墙砖或者其他物件”。

  阜阳古城历史悠久,到了明代万历年间,颍州知州赵世相大修城墙,留下了现在的格局。今天,阜阳市区仍可清晰感受到古城的规模。比如:西城墙与东城墙拆除后,墙基改为西城墙路与东城墙路,外面有西护城河与东护城河;南城墙改为临泉路,路外为南护城河。

考古所将对此处进行监护

      

昨日,在考古所人员提供的《关于划定沈阳市文物考古勘探范围的通知》上,记者看到沈阳市共划定文物考古范围21片,面积约32平方公里。其中就包括“方城地区文化遗存”,文物性质为“城址墓葬”,范围为“东至东顺城街,西至西顺城街,北至北顺城路,南至南顺城路”。

  北城墙在抗战期间拆除后,几十年来,居民在上面搭建房屋,墙基高耸,被完整的保存在地下。北城墙以北门口(承恩门)为中心,西面向西延伸,形成小巷(汇龙二巷),一直与西城墙遗址(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相连;东面向东延伸,形成小巷(龙潭街),一直与东城墙路相连。

考古所工作人员表示,随着拆迁的进行,考古所会对此处进行不定时巡视和监护,并在现场清理出来后进行下一步的勘察。

     

沈阳市文广局文物处处长孟繁涛同时再次呼吁市民,无需对损毁的、二次利用过的城墙砖“感兴趣”,“有价值的文物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收集和保护,未来对古城墙墙基也会展开勘探和保护。”

  2015年3月,因为龙潭街拆迁,张卫钧曾在施工现场发现北城墙东段遗址,砖基砌筑十分整齐。

此外,孟繁涛请市民继续提供完整、大批量古城墙砖线索,您可拨打本报热线024-96128参与。

      

名词解释

  日前,他又在汇龙巷旁的工地下一米多处发现层层砖基,现场可以看到清晰的砖砌墙基,疑似北城墙西段遗址。

柱础,是中国古代建筑石构件的一种,俗称磉盘,或柱础石。古代人为使落地立柱不受潮腐烂,在柱脚上垫一块石墩,即为柱础。凡木架结构的房屋柱柱皆有。柱础对防止建筑物下沉也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柱础有鼓型、瓜型、花瓶型、宫灯型、六锤型、须弥座型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