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哥大汗命丧疯狂石头,投石机技术南宋达高峰

发布时间: 2010/8/3 9:22:39 被阅览数: 次

图片 1

图片 2

□相关新闻

钓鱼城发现的石制炮弹

2012年12月12日,老鼓楼衙署遗址文物发掘现场。记者李化摄  商报记者王尊刘晓娜  渝中区巴县衙门老鼓楼衙署遗址为南宋、明、清、民国四个时期的衙署。昨日,国家文物局、中国考古学会公布“201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老鼓楼衙署遗址从600余项考古发掘项目中脱颖而出,成功入选。市考古所介绍,截至目前,老鼓楼衙署遗址已清理出各类遗迹261个,出土文物9000余件,是重庆已发现的等级最高、价值极大的历史建筑遗存。  现场遗址与外界隔离  老鼓楼衙署遗址位于渝中区解放东路巴县衙门片区,于2010年3月发现,被评为“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拟破格直升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昨日下午,记者在巴县衙门片区看到,四面筑起的挡板已将老鼓楼衙署遗址与外界隔离。遗址内,考古人员将地面分隔出了若干小块,每块均注有标记。遗址中央,一座水井四周已被挖空。  “如果今天不下雨,就会有人在里面考古发掘。”遗址附近的一位老居民告诉记者,解放东路多为老房屋,居民们喊了几十年的“巴县衙门”,如今只剩下一座院子,房门紧锁,人们大多不知道里面有那么多文物。  发现拆迁挖出老墙砖  “发现老鼓楼衙署遗址,其实很偶然。”市考古所副所长袁东山介绍,2009年底,渝中区危旧房改造,几位正在负责巴县衙门拆迁的工人突然从黄土里挖出了几块暗灰色墙砖,砖上刻有一行繁体字。  消息很快传到渝中区文管所,工作人员核查后发现,墙砖上有“淳祐乙巳”铭文字样,属于南宋末年余玠主持抗蒙战争时期。  “看到墙砖后,大家都很兴奋。”袁东山说,这很可能就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南宋重庆城。紧接着,我市文博、建筑专家到老鼓楼实地考察,因为遗址上部被大量建筑垃圾覆盖,无法做出准确判断。之后,市文物局委托市考古所正式对该建筑遗迹及其周边进行调查。同时,专家初步推断此处为宋代建筑遗址。  发掘与南宋抗蒙有关  袁东山回忆,当时他连续几晚都睡不着,因为太想早点把遗址搞个明白。随后,他急调正在合川钓鱼城的考古队回来,开始对老鼓楼进行小规模发掘,因为他们有着丰富的宋代城市考古经验。  结果令人惊喜:之前发现的“城墙”遗迹,与南宋抗蒙战争相关。袁东山立即起草报告,申请抢救性发掘。2010年4月29日,经市文物局批准,市文物考古所开始对老鼓楼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目前,考古人员已发掘面积共12640平方米,余下的1360平方米发掘任务已进入第四阶段。  惊喜四个时期衙署所在地  据介绍,在发掘遗址的3年多时间里,出土了保存较好的陶瓷器、钱币、瓦当、坩埚及漆器等文物9000余件,以及数万件标本,包括“縣”字木模印、宋代的钱币“淳祐通宝(当百)”、明代的青花花卉香炉,以及一堆礌石(古代作战时从高处往下推以打击敌人的大块石头)等。  最让人惊喜的是,考古队发现了一处建筑遗迹——一处夯土包砖式高台建筑。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建筑遗迹略呈方形,经专家测量,东西宽24.7米、南北残长24.3米。夯土高台建筑内部,用夹杂有小型鹅卵石的黄灰沙土夯筑而成,四周砌筑有护坡墙体,护坡墙体基础用大型长条石块砌成,护坡墙体以青砖砌筑,砖墙残高7.65米。  更让专家们吃惊的是,这座砖砌高台建筑所在地域,竟然是南宋、明、清、民国时期的衙署所在。在遗址现场,可以清晰看到各个朝代建筑的层次关系。经考证,清代衙署围墙建筑直接叠压于明代围墙之上,明代衙署的范围应与清代大致吻合,唯中轴线较清代偏西。  价值等级最高建筑遗存  “这是重庆已发现的等级最高、价值极大的历史建筑遗存。”袁东山介绍,经专家考证,老鼓楼衙署遗址在南宋时,为南宋四川制置司衙署所在,即为当时抗蒙名将余玠帅府,也是南宋时期川渝地区山城防御体系的指挥中心。  袁东山介绍,按照南宋的制度,宫廷、衙署、民居等每一类建筑如何建都有严格规定,而这一处夯土包砖式高台建筑,正是衙署建筑的标志,当时其他任何部门和个人都不得修建。  考古专家认为,老鼓楼遗址是主城区内发现的等级最高、价值最大的宋代建筑遗存。余玠当时就是在此命四川诸郡择险筑城,建、扩20多座城,特别是统率十万军民到合川修筑钓鱼城,成为以后抗蒙的军事中心。  声音  遗址全国少见  是重庆人文精神珍贵载体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认为,老鼓楼衙署能入选“201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主要是像老鼓楼这样规格的宋元时期遗址在全国范围内都比较少。  王巍说,遗址的重要价值和考古发掘工作,指出老鼓楼衙署遗址见证了重庆千年的沿革变迁,遗址的发现填补了重庆及西南地区城市考古的重大空白,对于研究中国都城以外的地方,衙署资料具有重要意义。此外,遗址是重庆城市发展史的实物见证、人文精神的珍贵载体、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支撑。  同时,评选专家还建议,继续扩大范围以考古遗址公园的形式,将遗址整体保护、展示和利用,逐步将遗址的核心组成部分——宋代衙署予以全面呈现。  袁东山说,2012年,来自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国家博物馆等文博单位的22位专家齐聚重庆,现场考察渝中区老鼓楼衙署遗址。根据规划,老鼓楼衙署遗址将会修建考古遗址公园。

南宋重庆城真容渐现

图片 3

今年4月底发现并确认的巴县衙门老鼓楼遗址夯土包砖高台建筑,系南宋抗蒙山城体系指挥中心及统帅余玠的帅府。随着挖掘的进行,真正的南宋重庆城风貌逐渐显现。

巴县衙门老鼓楼考古发掘中发现的投石器使用的“炮弹”

专家认为,巴县衙门南宋夯土包砖高台建筑,应该是南宋重庆城乃至成都府、潼川府、夔州、利州四个安抚使路组成的四川制置使迎接各地来客的场所,类似于一个大家庭的客厅,这说明老鼓楼遗址所在地当时已经是重庆城中心所在。

图片 4

巴县衙门片区历来为重庆母城核心,明清时期为重庆府衙、川东道衙、巴县衙门所在地,为当时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宋时金碧山、菜园坝、两路口等处,尚属一片荒芜,从朝天门至储奇门沿江一线,是闹市。

投石机:《武经总要》中介绍最大的需拽手50人,长达8.76米。一次发射石弹45公斤,发射距离超过500米。郭娟/制图

专家介绍,南宋置司、抗战陪都、中央直辖,是重庆城市发展史上3次大飞跃,而南宋置司则是作为重庆城市大发展的发端。但重庆城明清以前城市遗迹,除老鼓楼遗址外,目前尚未发现其他相关实物。

渝中区巴县衙门老鼓楼遗址又有重要考古发现,考古人员从南宋夯土包砖高台建筑旁边挖出了20余枚石制精美炮弹。老鼓楼遗址夯土包砖高台建筑系南宋抗蒙山城体系指挥中心及统帅余玠的帅府所在地。

目前,老鼓楼遗址因经费原因施工暂停。除夯土包砖高台建筑、石制炮弹,考古专家还发现一条向北延伸的夯土带,同时,在高台两侧,也有两条夯土带平行出现。这说明在残留的夯土高台附近,还有更多的官方建筑存在,共同构成南宋重庆城的指挥中心———余玠帅府。考古工作者们信心满满,南宋重庆城遗址真正风貌正逐渐显现。

渝中区发现的这批石制炮弹,同时也印证了南宋抗蒙山城作战体系中重庆的枢纽地位———同属南宋抗蒙山城体系的合川钓鱼城正实施保护的古战场南水军码头、南一字城墙遗址,此前也发掘出炮台和类似石制炮弹。蒙古皇帝蒙哥指挥钓鱼城之战时死于飞石,就是同样的石制炮弹。

投石机技术南宋达高峰

施工挖出20余枚石炮弹

最大的需250人操作射程500米

据渝中区文管所工作人员介绍,7月,考古人员在高台建筑西边施工时,挖出一窝石制炮弹,多达20余枚。记者估算每颗石制炮弹,直径约15厘米,重约两三公斤,圆滚滚如恐龙化石蛋。

中国象棋中的“炮”,就是指投石机。作为一种战斗器械,它已存在近3000年。

这种石炮弹由投石机发射。投石机是一种古老战斗器械,已存在近3000年。南宋时期,投石机制造与战术使用到达高峰。宋代兵书《武经总要》中载:“凡炮,军中利器也,攻守师行皆用之。”介绍其中最大的需拽手50人,长达8.76米,一次发射石弹45公斤,发射距离超过500米。

始于春秋盛于宋

专家介绍,巴县衙门发现的这批石制炮弹用砂岩打制,錾痕细密,个体浑圆,做工非常精致。炮弹的发现地位于余玠帅府,呈一窝形状,边上有古建筑遗迹。专家判断,这批炮弹当时可能主要是用于帅府衙门展示,起威吓等作用。

我国文字记载中最早出现的投石机是春秋战国时代。首次大规模使用,则是李信攻楚一战———秦军渡河时,楚军秘密准备的投石机突然同时发射,20万秦军溃败,李信自杀。《三国志》记载投石机,则为大家广泛熟知:曹军造出大量投石机,取名“霹雳车”,所向披靡。

投石机夺命蒙哥大汗

到了唐代,投石机已作为摧城拔寨主要战斗装备。《旧唐书·东夷·高丽传》记载唐太宗远征高丽时攻城场景:“高丽闻我有抛车,飞三百觔石于一里之外者,甚惧之,乃于城上积木为战楼以拒飞石。”

据悉,同属南宋抗蒙山城体系的合川钓鱼城正实施保护的古战场南水军码头、南一字城墙遗址,此前也发掘出炮台和类似石制炮弹。钓鱼城发现的炮弹主要用于抵抗蒙军进攻,比巴县衙门这批炮弹稍大,重约5公斤,由投石机发射。史料记载,蒙古皇帝蒙哥指挥钓鱼城之战时死于飞石,就是跟这批石制炮弹相同。

到宋代特别是南宋,投石机制造与战术使用到达高峰。宋《武经总要》记载:“凡炮,军中利器也,攻守师行皆用之”,足见对投石机的重视。该书中还详细介绍了八种常用投石机械,其中最大的需要拽手250人,长达8.76米,发射的石弹45公斤,最远发射距离达500米。

1258年,蒙哥大汗挟西征欧亚非40余国威势,分兵三路伐宋。蒙哥亲率一路军马进犯四川,于次年2月兵临合川钓鱼城。蒙古铁骑所向披靡,但在钓鱼城遭遇顽强抗击,骑兵冲击无用,诱降、士兵搭架攀登攻击、挖地道偷袭等均不管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