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日本战犯的奇迹是怎样创造的,咋划分的

原标题:日本甲级战犯都有谁?咋划分的,为啥没强奸犯?

经过2年7个月的审判,在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二战中的7名甲级战犯判处绞刑。如你所知,他们是东条英机、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板恒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武藤章。但日本战犯绝不止这么多。

在辽宁抚顺的抚顺战犯管理所监区东侧,立着一座汉白玉碑:“向抗日殉难烈士谢罪碑”。

1.什么是战犯

图片 1

这座汉白玉碑是由曾经关押在此的日本战犯,在释放归国多年后的1988年,共同发起捐建的。碑上雕刻的日中两国文字写道:

战犯,即战争罪犯,它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留下的名词。

日本投降后,作为甲级战犯一共有118名犯罪嫌疑人被逮捕,最终28人受审。2年多的审理期间,有2人病死,有1人因为精神病没有被追责,大川周明。最终25人受审,7人死刑,16人终身监禁,2人有期徒刑。

“我们在长达15年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战争中,犯下了烧杀抢的滔天罪行。战败后,被关押在抚顺和太原战犯管理所,在那里受到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和人民‘恨罪不恨人’的人道主义待遇,开始恢复人的良心,没想到根据宽大政策,一名也没有处死,全部释放回国,正当抚顺战犯管理所恢复原貌之际,在这里建碑表示向抗日殉难烈士谢罪的诚意,刻下决不允许再发生侵略战争为和平与日中友好的誓言。”

1919年6月的《凡尔赛条约》规定弹劾德国战犯,协约国以德国最高元首威廉二世“违反国际道义,侵犯神圣条约”为由,对其提起公诉。

事实上,除了那7个被绞死的人,他们后来都得到了释放,没有一个终身监禁。这中间完全是美国根据政治需要在暗中控制。

昔日的罪犯为自己的罪行立碑忏悔,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

虽然后来协约国没有实现对其审判,但凡尔赛条约开创了一个先例,即:战争就是犯罪,须追究国家元首责任。

图片 2

从1950年7月到1964年6月,中国改造日本战犯14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以前人从未有过的博大胸怀,实践毛泽东关于“人是可以改造的”这一名言,给战犯们“以由坏人变好人的教育”,终于使上千名日本战犯中的绝大多数人弃恶从善,可谓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壮举。

二战《波茨坦公告》第十条也规定,“对于战罪人犯……将处以法律之裁判”。

先说下日本战犯共有多少。据美国东亚历史学者赫伯特·比克斯所著的裕仁传记《真相》,援引《旧金山和约》说,在日本的战争嫌犯共分A、B、C3级,又称甲级、乙级和丙级,他们包括受审的和没有受审的,共892人。

从东京审判到沈阳审判和太原审判

其实,早在1942年,美国副国务卿威尔斯就作出过声明:“美国的主要战争目的就是对战犯处罚”。后来的《莫斯科宣言》《波茨坦宣言》都重申了这个目标。

A:甲级战犯:犯有“破坏和平、发动侵略战争”的战犯,主要为掌握决策权力的军队或政府中高层。

二战结束后,依照《波茨坦公告》,战胜国分别对战败国战犯进行了审判,并成立了纽伦堡和东京两大国际军事法庭,对甲级战犯进行审判。

但日本天皇裕仁因人为干预并不在“战犯之列”,这是后话。

B:乙级战犯指犯有“战争罪行”,一般指控包括“下令、准许或容许虐待战俘或平民”或“故意或鲁莽疏忽责任,未有阻止暴行”。

惩罚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犯的要求,最早是前苏联提出来的。1941年12月4日,即德国入侵苏联的五个多月后,苏联政府就发表了由斯大林签署的宣言,宣布,战争获胜后,应给予希特勒等战争罪犯以应得的惩罚。1942年1月,波兰、挪威等国也签署了一个宣言,确定要惩办战犯。美国总统罗斯福在1942年10月12日的演说中表达了同样的要求。1943年夏天,联合国战争犯罪委员会在伦敦成立。这种惩治战犯的决心其后也在1945年7月的《波茨坦公告》中得以完全体现。

图片 3

C:丙级战犯指犯有“违反人道罪行”,多指控实际执行杀害或虐待者。

从1945年9月11日起到这年年底,根据麦克阿瑟发布的逮捕令,以美军为首的盟军在东京分四批逮捕了118名日本甲级战犯嫌疑犯。1946年1月19日,麦克阿瑟签署并颁布了“设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命令。第一批受审的被告是以东条英机为首的28名甲级战犯嫌疑犯。东京审判从1946年5月3日开庭,历时两年又七个月,开庭818次,出示证据4336件,出庭证人419人,判决书长达1213页。1948年11月12日,东京法庭判处东条英机等7人死刑;分别判处其他18人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开始被审的28名嫌犯中,在审理期间,有两名因病死亡,一名因严重的精神病免于起诉,因此只有25名受到审判。被科刑者刑期最短的是重光葵,只有七年。值得一提的是,重光葵曾在1945年9月2日以日本外务大臣的身份代表日本政府在东京湾的美国战列舰“密苏里”上签署了日本投降书。他于1950年即被释放,1954年底又成了日本的外务大臣。

2.什么是甲乙丙级战犯

第一次释放:

东京审判尽管在反对侵略,伸张正义方面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但最终仅仅只对日本极少数甲级战犯进行了极不彻底的审判,也留下了不小的遗憾。这是有历史原因的。从1946年底起,随着美苏冷战对峙的加剧,加之中国国民党军队在内战中连连失败,国民党政府已失去充当美国反苏堡垒的能力,美国便把过去的“惩日方针”改变为“扶日方针,使大多数的日本战犯都逃避了应得的惩罚。最典型例子的是对日本天皇的免于起诉和对日本七三一部队战犯的免于起诉。英国着名研究日本史的学者肯尼斯.G.韩歇尔,在其作为大学入门书的《日本小史》中指出:尽管“1945年6月进行的一项民意测验显示,77%的美国人要裕仁受严厉惩罚,而同年9月18日,参议院提出一项共同决议案,宣布裕仁应以战犯身份受审。其他盟国的许多领导人物,诸如新西兰总理以及澳大利亚、苏联、荷兰、中国领导人,也都认为裕仁应该受审。”但是,“裕仁的伟大救星是麦克阿瑟。他们在9月底私下见面,而裕仁在麦帅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他们之间似乎彼此有强烈好感,尤其,他们都厌恶共产主义。麦帅感觉保留裕仁本人,而不光只是保留天皇制,将是防范混乱与共产主义的最有效的安全手段。”(见该书第188页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10年)“免于受审的人之中有七三一部队人员,他们曾对非军人与战俘进行了许多次生化战争实验。美国人为了获得这些实验的科学资料,答应七三一部队人员不把他们绳之以法,并绝口不谈有关七三一部队的事”。1948年底,麦克阿干脆宣布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收场。因此,被关押的岸信介,即安倍晋三的外祖父,等19名甲级战犯嫌疑犯被驻日盟军总部全部免于起诉并释放。其他被判刑的战犯,其中一些陆续得到了释放。到1958年4月,所有在押战犯,不管是否到期,全部得到了赦免。这些人日后都成为了日本右翼的骨干力量。由于东京审判对日本军国主义清算极不彻底,不但为亚洲和平,也为世界和平留下了诸多隐患。

1945年9月,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下令逮捕了东条英机等首批39名罪犯,启动对日本战犯的抓捕、审判工作。

1948年11月12日下午,军事法庭宣判。一个月后的12月23日,7人执行绞刑。绞刑次日,盟军驻日总司令官麦克阿瑟释放了关押在监狱或在家软禁的19人,他们作为甲级战犯,没有被法庭起诉。

历史表明,这种隐患造成的恶果很快就有了展现。日本的现行宪法,即着名的“和平宪法”,实行于1947年。岸信介被释放后,立即就开始为“修改宪法,健全作为独立国家的体制”而奔走呼号。1957年,岸信介出任日本首相,继续推行修宪,提出“为了自卫,即使现行宪法下也允许拥有核武器。”无须讳言,日本政府的这股邪气是与美国当年一味只顾自己私利的做法密切相关的。

翌年,麦克阿瑟在研究了德国战犯审判条例后,公布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条例》。麦克阿瑟在条例中重新定义了战犯的三大罪行:

这19人中包括签署对美国宣战声明的国务大臣岸信介,东条英机内阁负责镇压政治异己的警察官僚安倍源基,以及右翼组织的首脑玉誊士夫等。

在美国的影响下,除了东京法庭外,在日本的其他城市以及在其他国家设置的各种法庭对日本战犯进行的审判最后也大都草草收场。尽管约有5700名日本战犯被判刑,但只有920人被判死刑,在狱中的大多数后来也都被麦克阿瑟赦免了。实际上,虽然参与东京审判的法官来自于11个战胜国,但决定权却在麦克阿瑟一人手中。当年的美国最高法院推事史密斯就说道:“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不是真正的国际法庭,那是麦克阿瑟个人的法庭。”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