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49net广州增城惊现25座古墓,时间跨度近三千年

广东增城发现从商代至明代墓葬25座 时间跨度近三千年
发布时间:2016-12-12文章出处:大洋网—广州日报作者:秦松 陈映
黄丹彤点击率: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党委书记、考古学家朱海仁接受专访时透露,距离广州市区约36公里的广州东部增城,日前发现了25座从商代至明代的墓葬。
据介绍,这批墓葬包括商代墓葬3座、西汉晚期土坑墓1座、晋南朝时期砖室墓19座、唐代土坑墓1座、明代墓葬1座。从墓葬中出土了商时期的石钺、水晶玦、夹砂陶釜;西汉时期的铜碗、铜洗、陶罐;晋南朝时期的青釉陶鸡首壶、四系罐、碟、钵、盏器物等文物一批。
朱海仁介绍,本次发现是在对增城开发区新塘镇龙井山、松仔岗两处用地进行考古勘探、发掘工作中获得的。
广州考古专家根据国家文物保护法规,配合增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汽车零部件产业园项目工程建设,于2016年9月上旬进驻现场,此次考古工作共计完成勘探面积66000平方米,考古勘探、发掘工作至昨天,发掘工作仍在进行。考古学家介绍,考虑到本次发掘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和意义,并不足以需要对现场进行保护研究,他们会将现场文物带回研究,计划在本月内将现场交给施工方,继续进行正常工程建设。www.649net 1

www.649net 2
现场一座晋代古墓气势非凡的山门

  古墓数量:商代墓葬3座、西汉晚期土坑墓1座、晋南朝时期砖室墓19座、唐代土坑墓1座、明代墓葬1座

  出土宝贝:商代石钺、水晶玦、夹砂陶釜;西汉铜碗、铜洗、陶罐;晋南朝青釉陶鸡首壶、四系罐等

  文/广州日报记者秦松、陈映、黄丹彤(除署名外)

  图/广州日报记者李波(除署名外)

  (注:文物图片由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广州日报讯 (记者黄丹彤
通讯员张希)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党委书记、考古学家朱海仁昨天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透露,距离广州市区约36公里的广州东部增城,日前发现了25座从商代至明代的墓葬。

  据介绍,这批墓葬包括商代墓葬3座、西汉晚期土坑墓1座、晋南朝时期砖室墓19座、唐代土坑墓1座、明代墓葬1座。从墓葬中出土了商时期的石钺、水晶玦、夹砂陶釜;西汉时期的铜碗、铜洗、陶罐;晋南朝时期的青釉陶鸡首壶、四系罐、碟、钵、盏器物等文物一批。

  朱海仁介绍,本次发现是在对增城开发区新塘镇龙井山、松仔岗两处用地进行考古勘探、发掘工作中获得的。

  广州考古专家根据国家文物保护法规,配合增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汽车零部件产业园项目工程建设,于2016年9月上旬进驻现场,此次考古工作共计完成勘探面积66000平方米,考古勘探、发掘工作至昨天,发掘工作仍在进行。考古学家介绍,考虑到本次发掘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和意义,并不足以需要对现场进行保护研究,他们会将现场文物带回研究,计划在本月内将现场交给施工方,继续进行正常工程建设。

www.649net 3晋青釉陶四耳罐

  25座墓葬跨越近3000年

  专家指出,此次考古发现的墓葬,时代包括商时期、西汉、六朝、唐及明代等不同时期,延续时间长达近3000年,直接说明了这片土地当时有不少聚落,人们早早在此地从事生产生活,是人类早期文化生产活动的重要区域。其中,商时期墓葬中出土了具有权力象征意义的礼器——石钺,对探寻商时期增江流域早期文明具有重要意义。

  精美石钺在广州首次发现

  “需要说明的是,石钺从史前时期一直延续到商周时期。石钺最早只是一种生产工具,后来才逐渐发展成为一种礼器,象征着主人对军权的掌握。如此推断,这个墓的墓主人或许会是一位当地部落首领。”朱海仁说,这么精美的石钺在广州地区还是第一次发现。

  “另外,分布如此密集、结构保存完好的晋南朝时期墓地,是广州古城区以外首次发现,也是增城地区考古发现的最大规模的六朝墓群。与广州古城区的六朝墓葬相比,这批墓葬具有自身特色,比如:松仔岗M3、M7墓道以及M4墓室墓道和封土堆中均有积石;松仔岗M4封门上保存25层横砖砌筑的额墙以及前室与后室过道之间砌筑隔墙结构等,均为以往广州地区考古发现少见。”朱海仁说,这一批墓葬材料,充实了增城以至广州地区各历史时期的考古资料,尤其是对研究增江流域魏晋南北朝时期历史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现场探秘:两山紧挨  古墓成群

  昨日下午,广州日报记者赶赴现场进行实地探访。记者发现,25座古墓位于龙井山、松仔岗两个工地,其中龙井山山腰处发现了多座西晋墓和1座明代合葬墓,而山顶上则发现了1座西汉墓和3座商代墓。

  松仔岗则发现多座西晋墓,墓室规格比龙井山更大。两座山之间的距离仅约百米,相隔非常近。目前龙井山墓群已基本发掘完毕,松仔岗的墓室发掘仍在进行中。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